欢迎访问土地监督网!!
用户名:  密码: 验证码: 看不清?点击更换
地区· 导航
当前所在:主页 > 公民监督 >

大理“宅改”

时间:2017-05-16 13:30 来源:中国土地整治网 作者:佚名 []

  置身云南大理乡村,犹如走进了一幅山水画,农房白墙青瓦,良田纵横斑斓。如果此时再吹来一阵清风,最好是刚刚飘洒过一场细雨,你能看到苍山吐雾,闻到洱海咸湿,还能捕捉到忙碌的农民黝黑脸庞上从容的微笑和眼睛里迸发的光芒。

  2015年,大理市被列为云南省唯一的全国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市。三年过去,一心把农民长远发展、田园风光保护、民族历史文化传承和旅游产业转型升级结合的试点,从小树苗茁壮长成了大森林,在处理好农民和土地的关系方面有声有色。

  “天气常如二三月,花枝不断四时春”——初冬时分,记者来到大理,领略徐霞客诗句的韵味,听一听“宅改”农民的心声。

  户有所居,农宅聚而舒心

  “现在住的比以前好多了,我们很满意。”银桥镇双鸳村村民杨棋胜是典型的住房困难户。几年前,兄弟三家人挤在人均不足18平方米的土木房里,出门踩泥,抬头碰梁。现在自己家独立出来,建了240平方米的白族小楼,天井宽敞整洁,厨房、化粪池俱全。生活质量的提高,让杨棋胜心里格外地美。

  过去,大理农村规划滞后、土地资源紧约束,农房建新不拆旧现象十分严重,村容村貌脏乱差、空闲院落无人住,更为难的,是大批住房困难户的刚性需求得不到保障。成为宅基地改革试点后,大理开始了一场“变形记”:出台办法,界定“一户一宅”;修编村庄规划,锁住村子边界;明确户控面积标准、违建认定等问题处理细节;探索有偿使用和自愿退出;启动空心村整治,改善村庄环境,让农民住有宜居。

  曾经“一团浆糊”的大理宅基地底数很快摸清了:全市农房“一户一宅”8.5万户,占81%;“一户多宅”2.1万户,占19%,3200户“主体资格不符合”的被有序清理,宅基地实际需求人数从8.5%下降到5.6%。杨棋胜所在的双鸳村,按照“一户一宅”标准开展空心村整治,132户农民腾出48亩土地,以每户0.4亩计算,可满足未来15年的新建房需求。

  鹤阳村村民张发标前一阵子挺郁闷,由于不符合规划,挨着河道建的房子被执法人员拆了。好在村集体对他这类符合建房审批条件的,安排到统规自建点。半年来,两口子参考着通用图纸,边筹边建,心里踏实了许多。“政府做好‘三通一平’,铺好污水管网,老乡住的都不远,相互也有个照应。其实住在河边还没这里方便。” 张发标抽着水烟袋侃侃而谈。

  “大理严格宅基地资格审查,淡化用地指标管理,盘活闲置土地,目的就是让老百姓的建房指标落地。”大理市农村土地制度改革三项试点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张永建介绍,“目前,全市规划调整宅基地面积5456亩,初步划定1020宗。6205户住房困难户全部张榜公示,杜绝了优亲厚友,实现了客观公正。”

  记者了解到,去年银桥镇300多户住房困难户,都把房子建起来了。要是以前,一个行政村一年最多只有2户能获批建房。

  富有所依,用益物权拓展

  沙栗木庄村村民赵致武,是当地勤劳致富的代表。他早些年当过屠户、做过生意,腰包鼓起来后,盖了三层气派小楼,院内鲜花繁盛,屋里家电豪华。可他并不知足,房子都翻修了几轮,房产证还是1987年发的。“怕是早该换了。”

  去年冬天,村里来了一群干部入户调查、勘测面积。草长莺飞时,赵致武领到了崭新的不动产权证,“土地四至、房屋户型图清清楚楚,我还可以拿着去银行抵押贷款。”手握“红本本”的赵致武,乐得露出了大白牙。

  赋予农村不动产权能,增加农民财产性收益,是大理“宅改”的探索重点。首要之功,就在确权。大理94.4%的农民都不是住房困难户,这部分群众和赵致武一样,迫切希望发下产权证。

  然而,农村不动产登记最大的难点就是权属来源——人情复杂、扯皮事多。为“攻坚拔寨”,大理采取分类确权、分级审核,启用了两支队伍:一批市级优秀干部下派驻村,以点带面开展政策指导、规范操作;一批有威望的村民组成农村不动产认定审核小组,从源头把关、对认定负责。“哪家换过地、哪家有建房资格、哪家面积超标,我们都了如指掌。” 沙栗木庄村不动产认定审核小组成员杨雄说。

  翻开一份《农村房屋确权调查分级认定审查表》,从申请人详情、审核小组认定、国土资源所意见再到乡镇确认,各个环节都有签字和盖章。依托这份表,大理市111个行政村明确了宅基地历史遗留问题、确定了建房指标分配,村集体补偿安置、统筹用地也有了参考。

  “红本本”的功能延伸至生态领域保护。近年来,洱海畔人气爆棚,餐饮、客栈“疯长”,生态环境负荷严重。保护大理的母亲河,调整人与自然关系率先从“房地的管理规范”开始了。

  大理划定了水岸线、绿化线、禁建区三条生态线,洱海周边宅基地以出租、入股、自营等方式搞服务经营的,必须有“红本本”,同时还要缴纳村集体土地收益调节金,离水边越近,缴纳的费用越高,以此引导经营户逐步搬离洱海生态核心区。大理要让当地人不仅吃现成的“旅游饭”,还要吃长远的“生态饭”。

  洱海西边的磻溪村,有客栈27户、餐饮21家。村集体今年收取了52万元土地收益调节金,70%用于村公益事业,30%作为工作经费。“吃上‘旅游饭’的村民反哺村里,壮大了村集体经济,让全村人同享致富果实。我们村拖欠一位老板8年近40万元的修路费今年还上了。” 磻溪村村委会主任张绍康如是说。

  未来可期,摸得着的实惠

  “尊重苍山,苍山有树;尊重洱海,洱海有鱼;尊重泥土,家家养花;尊重空气,就有充足的阳光和雨露。”诗歌《说不完的大理》,描述了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情景。苍山脚下的银桥镇鹤阳村,精彩演绎着这一画面。

  早些年,当地人去世后实行的是传统土葬,至少要砍掉一棵树、占用15平方米土地。随着死亡人口的增加,苍山上坟头林立,面海白化问题逐渐突出。“但存寸方地,留与子孙耕。”鹤阳村率先站了出来。村委会老年协会150余人,联名上报镇政府修建公益性骨灰堂。政府结合空心村整治,在村一角辟出5亩地动工建设,据测算,骨灰堂可以供两个村使用80年,比建公墓区节约土地70倍以上。

  “与过去相比这样的安葬方式,一次可以节省近1万元,这也是村民接受的原因之一。”银桥镇党委书记杨砚池说,现在两个村实现了100%火化、100%骨灰堂安葬,村民观念的转变,提升了乡风文明,实现经济、社会和生态效益多赢。而农村公益性骨灰堂建设经验,也被列为宅基地试点改革中的节约集约用地典型,在全州推广。

  电影《五朵金花》的故乡喜洲镇,是全国首批特色小镇,“三房一照壁”“四合五天井”的特色民居,生动展示着白族非物质文化。有一支特殊的巡查队伍,骑着“小电驴”日日穿梭在古镇巷陌,守护着这里的清幽和古朴,他们就是大理的村级土地规划建设巡查专管员。

  “大理构建了市、镇、村、组的网格化巡查管理机制,市财政每年投入600万元,保障‘两村一人’专职巡查农村建设行为。”喜洲镇副镇长赵秋华介绍。发现违法用地行为,巡查专管员第一时间拍照取证,上传到微信执法平台,60分钟内,镇上的综合执法队会赶赴现场处置。

  “现在老百姓法治意识提高了,房子翻新、维修都会到村委会咨询备案,批东建西、巧立名目的事情已经没有了。” 喜洲镇仁里邑村榕树广场上,村党支部书记李必荣与记者分享着村里的变化。

  大理每个自然村都成立了村庄建设管理促进会,大事小事村民自己做主,建房怎么规范,垃圾怎么清扫,农田怎么保护,都有人在操心。管好脚下的土地,已成为自下而上的内生动力。

  试点三年来,大理没有新增一起农村土地违法案件,在保障宅基地公平分配、维护农民权益、保护耕地等多方面取得了创新性突破。田间白鹭展翅,湖水碧波荡漾,乡村宜居宜业——大理以实现宅基地制度改革的最大公约数,让农民过上了更有品质的生活。

  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用户名: 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最新评论
本网概况  |  会员服务  |  联系我们  |  网站地图  |   人员查询
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,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、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。土地监督网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。
中国纪实通讯社主办 —— 全国维权资讯互动应用平台 安全联盟站长平台
土地监督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13-2017 tdjdh.org.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
联系邮箱:1607500683@qq.com 监督电话:010-89942671 转 618